今日热点推荐: 男孩耳内惊现大蟑螂 取出时还在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热门搜索 | 网站地图

我国腹膜癌诊疗领域的拓荒者——北京世纪坛医院腹膜肿瘤科主任李

2018-02-26 ?未知?admin

下图 在业内,李雁(右一)被认为是我国腹膜癌诊疗领域的领路人。

  上图 近两年半内,李雁(左一)在北京世纪坛医院完成的腹膜癌手术超过350例。 李华林摄

  15年前,当时还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工作的李雁博士,发现了腹膜癌这一国内医学空白。直觉告诉他,展开相关研究将对癌症病人大有裨益。李雁开始翻阅大量国外文献,无意中为国内腹膜癌研究打开了一扇窗。

  这扇窗,让李雁率先透视到国际腹膜癌领域前沿,也让全球同行的视线转向了中国。“2020年,国际腹膜癌大会确定在北京举办。”北京世纪坛医院腹膜肿瘤科主治医生张彦斌告诉记者,大会主持人就是北京世纪坛医院腹膜肿瘤科主任、肿瘤中心副主任李雁。“这意味着,我国腹膜癌研究水平已与国际比肩,甚至在某些方面更超前。”

  探索者

  在业内,李雁被认为是我国腹膜癌诊疗领域的拓荒者、领路人。国内有关腹膜癌的研究论文、着作90%出自李雁课题组,他成立了全国第一个腹膜癌诊疗中心,是国际腹膜癌联盟13个常委中唯一的中国常委,主持制定了国内首个腹膜癌诊治专家共识……

  与胃癌、肠癌、卵巢癌等常见癌症相比,腹膜癌过去不被人所知,但却是一种长期存在且发病率不低的癌症,我国每年新发病例达数十万起。

  “腹膜癌病人中少部分是原发癌,大部分是胃癌、结直肠癌、卵巢癌等癌症转移至腹膜而来。”李雁说,也正因为如此,长久以来我国并没有“腹膜癌”这一说法。直到现在主流看法仍是把腹膜癌视为癌症的晚期或终末期表现,通常是保守治疗,即使是外科干预,也仅是姑息性减症手术,不主张积极治疗,病人很快走向生命终点。“我们常常听说某个病人做了开关手术,可能就是因为肿瘤长满腹腔而无法手术。”

  虽然腹膜癌治疗难,但并非不能治。在国际上,经过30多年的研究,国际肿瘤学界已经认识到,腹膜癌不能一概归为是癌广泛转移,它是一种区域性癌播散。对于部分经谨慎选择的病例,积极的综合治疗能够有效控制病情发展,还有可能达到临床治愈。

  15年前,李雁打开了腹膜癌研究的窗口。但一种治疗理念、一门医学技术想要成熟落地,还需要大量的临床研究。当时,包括他所在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内的国内各大医院,都没有成立独立的腹膜癌科室,更没有专业的腹膜癌团队,这也让国内的相关研究始终难以突破。

  2003年,李雁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成立了全国第一个腹膜癌诊疗专业学组,带领团队展开协同攻关研究,建立腹膜癌综合诊治技术体系。具体来说,这项技术体系主要通过血肿瘤标志物、三维增强CT、全消化道造影3种方法定性和定量诊断腹膜癌。“腹膜癌多是由其他癌症发展而成,如果不经过肿瘤学系统训练,很难早期诊断出来。”李雁说,通过增强CT,利用正确的检测方法与分析方法,能够较为精确地诊断腹膜癌,降低患者医疗费用。

  对于腹膜癌治疗,目前国际上已经有一套成熟的“肿瘤细胞减灭术+腹腔热灌注化疗”综合技术。简单地说,这套技术就是先通过肿瘤细胞减灭术切除肉眼可见的病灶,再通过腹腔热灌注化疗清除微转移癌和游离癌细胞。欧美国家、澳大利亚、日本等已将其作为腹膜假黏液瘤等的标准治疗,并成功救治了成千上万例腹膜癌患者。

  2003年,李雁将“肿瘤细胞减灭术+腹腔热灌注化疗”首次引入我国,结合腹膜癌综合诊治技术,已救治腹膜癌患者近千人,经过治疗的患者最长生存期已超过13年。

  最大心愿

  “如今,‘肿瘤细胞减灭术+腹腔热灌注化疗’在国内已不是新鲜事,很多医院都在做,但想要做好并不容易。”张彦斌说。

  肿瘤细胞减灭术有多难?张彦斌给记者解释:“腹膜在人体内包覆大部分腹腔内的器官,又薄又韧,要剥离并不容易,不小心就容易损伤到无辜器官。执刀医生需要胆大、心细、手巧。”

热词:

生殖感染热门排行
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合作伙伴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
Copyright ? 2013-2017 东方健康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闽ICP备17010993号-4